月度归档:2019年06月

饭心

一碗米饭在被盛出时,会长出一颗心。

米饭的心不能通过层层剥开来发现。用筷子斜斜插入,趁饭粒们不注意,手腕一抖微微一挑,整碗米饭的上下部分就会被分离,露出横向居中的一颗心。

我们叫它饭心。

饭心长得像一粒米。一艘纤长饱满的太空舰。一团下午五点半高对比度的云。一颗幼年异形头盖骨。

它是由这碗饭里长得最漂亮最匀称的十粒米组成。不管是糙米还是精米,煮得粘稠或者干硬,总是能找出最符合要求的十粒来的。不长不短。不胖不瘦。不多不少。像国师挑选舞台方阵。

饭心被人发现时,会瞬间呆滞。就是这个瞬间,有那么一个瞬间,连冒出的热气都停顿了,写满感叹号和问号。

你大可不必食之若珍,事实上饭心的味道跟其他饭粒没有区别。

可是。可是。

也许将它夹出时,饭心还会当场装死,动也不动;

可是当一碗米饭的心被吃掉时,整碗饭会在刹那间丢了魂儿。

无数微小细碎的叫嚷声迅速远去。比蜗牛舌头上排列的两万颗牙齿还要细碎。比蚊子离你三十公分震动翅膀的声音还要微小。

老王年轻仅四岁时,山腰一户人家的小孩,把自己碗里的那颗饭心,拈给他吃了。

在这个下午,1990。老王知道,粥是没有灵魂的。

(——2018年12月13日在绵阳飞杭州的经济舱靠窗座位上俊俏好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