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五一之一

好吧,读了几篇Neo和YC的blog,觉得自己又不淡定了。

这一个月来的状态很奇妙,这一刻仿佛在云端,下一刻又跌入低谷,被各种蛊惑人心的话语和层出不穷的idea所催动。念头生长出来,便如中了毒一般疯狂不可遏抑的生长。

下午又心浮气躁,用签字笔在白板上描了各种站点架构和指标体系,又不断擦掉。想着未来的各种可能,下一刻又提醒自己,回到原点,想明白自己到底想要做个什么样的东西。就好像调整这个blog的title,mobishare还是toboyar还是kevin.tung,来回变换,像极了自己的心境和波动的纷杂念头。

现在坐在会议室里,安静极了,世贸的天阶下来来回回走动着寥寥可数的几只人。空调和电脑风扇持续低鸣,烟圈缓缓上升。做产品要问自己的心,做事也要问清自己的人。和朋友在q上聊,现在是个什么状态?边成长边蜕变的么?真一个痛苦的过程。

好吧,这大半年来,我在IR的行研有获得过什么。貌似不是季度总结那满篇的工作列表和一个没由头的奖项。或者是虚泛的研究中接触到的各色人等,和ta们在交谈中获得的各种看法和念头;又或者是繁杂的工作下学着多任务处理,还是喜欢上加班加点周末也呆在公司的感觉。总结起来,似乎就是学会了写写够装且貌似庄严的东西。这一切,和我未来想做的事情有什么关联,有多大的关系,似乎这就是痛苦纠结且迷茫的来源之一。

好吧。这是个树洞。我发现了一个好的树洞。现在起我要把刚刚活泛起来的那个念头当作一个训练,一个starup,直到把三米外的这块白板填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