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app

五八同城母亲节

请教了Neo,才通过代理地址搞定域名, bow。

假期在公司松松散散干了一天半,搞定了诸多图表,思路也逐渐开始带感了。考虑到目前手头其他杂事,恐怕到10号交初稿需要个不小的爆发。

周日下午再次去果合,换了新办公室,之前的港台风直接过渡为典型的startup工场风格,街旁也一并撂了下来。很搞的是厕所上贴了NFC签到的标,不知以后是否能晋级为check in开启房门。。

再到果合,这次是手机游戏的开发者小沙龙,不大的会议室里,沙发和地毯上松松挤挤的坐了二十来人。除了公告的LumaQQ大牛、RockPlayer创始人和三国塔防的童靴,个人开发者明显不多,除了小型的创业团队,更多的是体制内的闲暇开发者。android明显更具人气,从这里也能感觉iOS开发更需质量和技术、美工要求。

LumaQQ大神去了微云,俺其实很想问个行云和WiEngine、WiGame之间竞争的问题,可惜感觉气场不大对,终究还是全场听了下来。相比第一场沙龙,这场在主题和聚焦上改进了不少,悟空也明显想通过类似的活动牵线业内人士,为他们提供一个结识同好和共同合作的机会。作为一名果合专职酱油男,听下来收获不少。能明显感觉到的是,应用广告仍然处于相当初级的阶段;不少开发者都是业余开发,多数仍附属于诸多IT和互联网企业。这是好事,回顾很多最终成为牛叉级的站点、应用和服务,不少是属于茶余饭后的打发寂寞的衍生品,创业和创新,原生就不是一件极其严肃和沉重的事情。

来自网游行业最近转型移动游戏开发的童靴,衣着不羁言谈给力,俨然是行业经历丰富且具备team经验的人。从之前的经历谈对移动游戏开发的看法,观点深入浅出又能上升高度。从单机到网游,到依托社交平台衍生的介乎单机与网络之间的移动游戏,从目前的用户习惯来看,网游又将移动的碎片化重新带回整块的时间消费,同样也带来了用户习惯悖逆的高风险。而对于社交SDK的整合,游戏用户的主动社交与纯应用相比又较低,未来这类社交游戏平台在中国市场,也必然需要走出成就、勋章和积分榜的传统路线,向着异步即时互动和深度数据挖掘以改善游戏品质的方向前进。

在场除了开发者,也有来自各个广告平台和推广平台的童靴。一段时间以来,我对app的推广营销渠道有着较高的兴趣,在给老大们的ppt和知乎的提问里,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不过从今天的反馈和请教来看,app的发行服务,国内似乎还没有进阶到这一需求,更多停留在传统的渠道推广层面,这对各类Appstore、玩家论坛和广告平台的对接度要求较高,也是我一直以来觉得可能的创业方向。不过在如今各个方向都并发推进的行业现状下,怎么在产品和商务上发展自己的思路,是比较重要的问题。

还有来自CSDN的朋友,觉得媒体在这类场合还是不太给力。不过算作半个同行,俺就不便评点鸟。

六点左右和果合诸位同学告别,Jonathan亲昵的拍了拍我肩膀,说道感谢,还带了这么个美女来捧场。hoho,Jamie童靴,下回俺们再过去吧,成为果合专职酱油男女,很多app的思路似乎也能为婚恋交友的移动端开拓带来启发。再怎么着,要不是木有mm,谁去搞神马开发哟,这波寂寥的Geek们不就是严肃在线婚恋交友的重度潜在用户么。。

======俺是淫荡的分割线=====

晚上和Jamie饭后到万达CBD看了刚上映的雷神。雷神,雷神不雷人。作为一场以特效和制作为噱头的商业片,在这点上至少没让俺失望,看豆瓣的评论也不外如是。回想起去年阿凡达热潮的两派攻讦,小资们成熟了不少,跟特效片讲故事,不就是跟商业片讲思想,跟文艺片讲制作,跟国产片讲入流,跟mm们讲小鸟一样,十分不靠谱的逻辑么。大雨中俺们如树倒猢狲奔逃,想起来倒十分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