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internet

2011五一前夜

关于某平台的前端界面设计,今天接到Daniel的回复。果然对于一个新手,初步接触产品是最容易想当然的事情。这至少暴露了自己在初级产品思路设计的几个缺陷:

1、产品的不同阶段是环环相扣的,初步的设计也要考虑到今后流量增加、服务增删所带来的变化;

2、至少与现阶段的用户行为结合,频繁的用户行为发生将影响界面功能的展现,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与自定义及web2.0矛盾的一个命题;

3、产品设计要与业务及商业风险结合考虑,尤其产品定位为中立态度时。

总而言之,第一步的踏出和结果总算形成了闭环,至少是一个不太坏的开局。

又是一年五一时。学生时代的每个长假,在那些五一还放七天的日子里,帝都总是连下几天雨。本科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的买点干粮上了网吧,连续一天一夜,释放沉闷的读书所带来的积压。到了研究生,似乎节奏缓慢了点,工作日与假期似乎没有了界限,乃至于现在回忆起来,这三年近似于迷糊成混沌的一团,没有分界点,没有明显的情绪间隔,只剩下清冷的春夏之交和无聊的发掘新游戏和新的小说。

工作以来的第一个五一,似乎要充实一些。有了一个idea,也需要全然抛开平日的担负,沉下来细细钻研,去践实心中的某些想法,勾勒出它的面貌,从模糊到真实。

回想起来,我的作业风格还是倾向于间断性的,异质的,片段的,有着明显区隔的。似乎不结束一个阶段,就无法开启另一个阶段,以至于内心里,即使全然做好了开启下一阶段的准备,也要全身心走完当下,让自己的状态不至于提早弥合到下一个片段。

迷茫之Q1总结

年后回来一直不在状态,三月开始才有回到2010年底的感觉。时间实在飚得太快,2011的1/4又过去鸟,回想季度总结时寒碜的ppt,一阵汗颜。

随着季度结束和北京年会临近,日常研究也不得不放下,整天忙于各种支持工作,禁烟的会议室也成为了晚上抽烟写东西的绝佳地儿。三个月来的积累到上一周爆发,主持了两场会议,做了三个ppt,写了两篇pr稿——麻木的痛苦。尤其看着苦心设计的年会ppt因模版和内容被老大统统毙掉,捅自己刀子的心都有了。

移动互联网做久了,每个人都会萌发出某种想法或冲动。回想10年前这个时候,2000年,我还在那个潮湿松软的湘北小镇的初中教室里,为初升高做准备。互联网的创业高峰和随后的泡沫和我毫无关系。今天,我所见到的每一个互联网人、移动互联网人,无不在说着开发、创业、资金…。这也是我一段时间以来纠结和迷茫的问题,是泡沫吗?谈这个主题似乎超出了我该考虑的问题。我在数据发布会的最后告诉媒体也告诉自己,产业链还纠缠的紧,用户们还需求的很,看看微博上来自移动设备的消息,看看地铁公交和聚会上那些摆弄各种智能机的人们,这是让我们兴奋颤抖的根源。

这段时间,除了繁忙工作外,也不断参加各种沙龙,带着心头的迷茫跟各种开发者、创业者和科技博客们聚会聊天。迷茫是因为看不清方向,不知道未来;也是因为好像眼前各种机会,敢去错过么,但心头又好像一头乱遭,永远理不清看不懂。王兴说这个时候跑得快比想得多重要,我在季度总结最后提到这句话,既是给公司的领导们提的,也是给自己内心的安慰。我看到沙龙和聚会多了起来,看到为投资人和创业者提供平台的咖啡馆多了起来,一切都给我们预示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少年人江湖闯荡的梦想再次摇曳。资金驱动创业,我非常认同keso的这个阶段总结。有时候回想这快近一年的职业生涯,觉得很多东西都被压缩了,是成长,也被行业催化得很浮躁。

浮躁的另一面,也是因为三四月份互联网行业的正常人事变动。这个月,似乎是行研几年来的又一次大波动。其他部门、行研资历较老的几位分析师依次离去,我们有时也感慨无比。被领导谈过几次话,聊看法和职业规划。似乎上层也注意到部门整体士气的低落,开始了拔苗计划。于是新进的几位被赶鸭子上架,参与各种不在这个阶段的事情,很多事情和成长被压缩在短期内,有时会惴惴不安,有时自我膨胀。终究行业的终归行业,行研的终归行研,跟每一个业内人聊天,我都会谈到迷茫,期待他们给我一个答案。事情似乎没有答案,每个人关心的层面都不一样。但终归我们是要给出一个答案的,或许在年中,或许在年尾。到时候,这个行业的前景也似乎会变得更清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