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iResearch

牡丹亭外

你是觉得江湖离不开你,还是你离不开江湖。下午在知乎上看到这句话,很奇怪问题内容却跟产品有关。

江湖久远。谈江湖一般是洗手或洗不了手的时候。还有一种叫人就是江湖,这是洗了手也没有用。

这是影视剧对江湖的想象,成功洗手的永远是一小撮。大多数人,有混有还。

那晚在办公室,放下外卖关掉了天天向上,突然像做了场梦。好像开始游离在落地窗外,身在此处,心不知何往,魂已没了。

终归递出了辞呈,也陆续和C、B、M、H交换了看法。是的,从业本身就是个不断自明和自我寻找的过程。一直在寻找内心的驱力,有可能是个产品人,有可能是生于华强北、死在中关村的商人命,也有可能走上创业的不归路。我坚信自己的小农意识,保守心态,患得患失。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也没有什么不可承受。至少现在,我能暂时看到,分析师,行业研究,终归不是自己愿意承担的角色。

我本能的拒绝包括公司在内的制度,似乎从来只是因为自己没有驾驭的能力和机会。有些时候在顺境里会处在一种掌控的虚假感中,那种拒绝并未出现。某天我会尝试,最终超脱。所以夸口说会去流浪,满脸皱纹,满头白发,有马尾辫,有吉他,有破旧的二手皮卡。以一个虚假的理想寄存一个久远的江湖梦想。写歌的人假正经啊,听歌的人最无情。

现在整理一年来的邮件,却发现无论如何无法找到10月份之前那段实习的记录,所有的邮件都销声匿迹,直接过渡到正常的状态。不久,这些信件和这段生活也都会远去。这一年里,我也经历了数次离别和感伤。这一次角色换成自己,仍感甘苦自知。好在这些人和影仍然历历在目,从未离开。

虾米上,陈升唱《牡丹亭外》,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你看你,非要用假正经来装点,又何必怨念听众的无情呢。偏偏你假正经的这么直白,直白到在词里写人生念情人,明明是没法假,装作假。还不如陈志朋的翻版《Monica》来得有诚意。Thanks Monica,谁能代替你地位。

从一个江湖到下一个江湖。

再会,艾瑞。

再会,Ci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