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music

听歌

边听歌边看三明治,想起这个blog还没有半点Leslie的痕迹,把去年6月28毕业前这篇旧文拉过来凑数,虽然耳边响起的是优客李林的《出嫁》,这首送给老姚刚好。

—————–啰嗦的分割线—————–

年岁渐长,逐渐开始喜欢听一些老歌,尤其中意7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的粤语经典。

有段时间还特别喜欢听三四十年代那波老上海的女星们。那个时候中国流行乐刚刚萌芽,多数歌曲里还带有欧美爵士风格,表演上也趋近小剧场的方式。限于录音技术或者年代长远造成的音质损伤,现在听起来多数有不同程度的底噪或杂音,声音也仿佛隔了一道墙,始终若即若离忽远忽近,但我一度仍十分迷恋这种迎面而来的岁月感。曾经想把30年代开始到90年代末期的代表曲子都过一遍,顺道了解一些来龙去脉流派传承,可惜随后限于种种原因,计划开了个头便搁浅。

话说回来,年代带来的距离感也难以让我持续下去。除了周璇白光李香兰吴莺音那几首传世的曲子,现在听起来有几分感慨的味道外,诸多其他二线的不熟悉的人和曲跟现代的审美习惯差距甚远。始终是少年心性,虽然有意追溯,却限于阅历和见识,除了单薄的怀旧,咀嚼不出更多的味道来。这样的曲子应该是老来无事躺在藤椅里耷拉着耳朵,听着听着便打了个盹,做半晌的少年春梦又突然惊醒,这样的情境更为适合。就像现在不可能玩魔兽看小说时当作背景乐来放,会让人慎得慌。

所以我心里对港台七八十年代的流行乐更为亲和。湖南人去珠三角的多,受岭南文化影响要大过其他地方,对它的接受也必然会来的更加自然。解放后老上海风情自然就断掉了,很多女星也到了香港美国。五六十年代这段时间港台还没发展出代表性的音乐来,仍旧延续了老上海黎派和明月社的风格。所以要听经典的粤语歌,这个时段是没有的。直到70年代许冠杰和邓丽君两人出来,才逐渐开始形成两地不同的风格。许的地位更为特殊。60年代的香港,广东歌是不入流的玩意,人们要么听古典乐,要么听欧美流行乐,再次点儿的听老上海的曲子,广东歌估计大概相当于我们今天常在大街上听到的八个喇叭的山寨机中放出的口水歌,上不了台面。许的推动也从这里开始,不过对比他前后的词曲风格,可以看到很明显的区分。早期许冠杰的歌曲,带有浓厚的俚语色彩,比如《半斤八两》或《学生哥》之类,简单明快又动听。后期的词曲估计有黄霑和顾嘉辉的影响,十分雅致,造辞精工,如《沉默是金》、《浪子心声》,大多带有教化性,充满淡泊名利、随遇而安的味道。从许之后,广东歌也开始为大众接受,并迎来了80年代群星璀璨的经典时期。这个时候的港台大概可以算作老上海之后中国流行乐的第二个高潮了。

流行乐到这时候基本抛却了美国爵士英伦风的影响,或者可以说,从一开始它就是为破除那些舶来影响为自己正名而产生的。对比三四十年代的小曲,这个时候的音乐同样有着浓厚的本土气质。《渔光曲》之类表现了上海底层市民生活,而在《夜上海》等歌里,又道尽了老上海的摩登、繁华与迷离。香港类似,比如罗文的《狮子山下》,“我哋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是艰苦奋发的香港精神的一种体现。不过这时候的香港流行乐伴随着电视工业的发展,很多歌也不免弥漫着小说家、电影人制造出来的江湖想象。黄霑和顾嘉辉的作词大概也可以算作中国风的开端了。虽然没了欧美影响,这时期粤语流行不少曲子也有日本音乐的影子,比如《风继续吹》、《漫步人生路》,作曲直接来自中岛美雪。

乱拉派别流传不免显得矫情,粤语歌也更多来自本土的市民精神和对中国古典文化的吸收。不过港台的国语歌却仍和三四十年代的老上海有对接,好比姚莉之于邓丽君和徐小凤,吴莺音之于蔡琴,经由她们得以延续。台湾这一时期除了民谣、苦情的客家歌外,许多歌曲充满对于现代工业和城市化的反思,有些还不免含有政治性,比如《鹿港小镇》。由于不太熟悉,暂且不提。

那个年代的粤语经典里我对张国荣比较喜爱。张具有天生的阴柔绝美,声音却低沉醇厚,听来自有一份大方沉稳波澜不惊的气度,尤其看他的演唱会,气质令人沉迷绝倒。另外也因这个时候虽然有唱片工业的运作,但唱腔和音色上仍有“本嗓”的感觉,并不能体会出太多商业元素。张可算这类歌手的代表,相比之下,和张同台竞争的谭校长听起来感觉就截然不同了。张的音色很独特,尤其是高频时的一放一收,极为美妙。如在退出歌坛时推出的《Salute》,这一专辑皆为翻唱,有致敬之意。其中《童年时》就与原唱夏韶声意境全然不一。高音起首“童年时我与你家乡中想见天未亮”便带有浓厚的张氏唱腔风格。可惜张8九年退出,及至复出后风格大变,多妖冶迷离,歌词也多为林夕操刀。林夕的词很美,只是感觉女歌手表达更为切合,王菲跟他算是绝配,高三时每晚都听《寓言》入睡,打头那首《寒武纪》深夜里每每听的我不寒而栗。

到90年代末粤语流行的商业气息就很浓厚了,牛鬼蛇神层出不穷。梁文道曾追忆黄霑,说他晚年对香港弥漫的反智倾向很是不满,可梁也认为黄霑对这一世俗化的潮流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爱上大众,而且要求大众也爱你,到头来总是桩叫人伤感的单恋”。于是之后,粤语流行朝着市场和商业化的道路目光如炬坚定不移的奔走。失却了当时的气息,却成就了一个经典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