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note

蛇年札记

IMG_0267

**十年**
这是一个十多万人口的湘北小镇,盆地,四周山峦环绕,106国道沿山穿镇而过,到岳阳市区开车约2小时,到长沙时间略多一些。
90年代末,随着中心花园的新建和泊油路的铺设,开始出现老街的说法。集贸市场、电影院、城镇小学、镇中…一同打包到老街的概念里,让位于以花园为中心向四方辐射的四车道,和道路两旁崛起的私人楼房。
“花园里”成为新的繁荣区和公共场所,白天聚集几十辆摩的,人们从四方汇聚而来,赚钱、消费,讨价还价。夜间小贩们推着板车放下锅灶和烧烤架,开启油烟弥漫的夜生活。老板不时颠锅,跃起的火舌映红了脸,尼龙布搭起的简陋帐篷下,刚从歌厅出来的男女们大嚼臭豆腐、百叶、干笋、田螺、龙虾,还有珠江啤酒。晚自习下课的学生三三两两聚在烧烤摊前,等着一会打包送上的肉串、烤肠、卤豆腐。不远处,等待宵夜结束顾客上门的摩的们,懒散坐着靠着,聊天发呆,盘算收入。
这是10年前的场景。十年后,泊油路成了水泥路,花园里长满了杂草,中心还是中心,中心的六盏路灯坏成了两盏。更多的摩的汇聚到了一里地外的第二中心——一个岔路口,两旁是镇上最大的超市、电器行、服装店、酒店和茶座。这家名为万福隆的私人超市,老板凑了几人买下旁边非金属矿的地皮,玩起了房地产,于是10年后镇里第一次出现24层高楼,房价从头一年的1000多推到3000,周围乡镇的有钱农民蜂拥而来,在楼盘搭起架子时预订出了8成的单元。
**有钱**
家乡人民为什么有钱,或者说虽然不大富大贵但有那么一些闲钱。这个城区面积两平方公里的小镇子,农业基本荒废,没有大企业,没有旅游资源,矿产资源也基本消耗殆尽,地处山区,交通也不便利,没法开展电子商务,但镇区的超市、商场、KTV们活的很好。在这两平方公里的土地上,2012年下旬新增了5家KTV,过年时10人中包500一晚,9间房的中型KTV,日进2万多。娱乐和服务业消耗大量金钱,钱从外地务工、做生意、包工程、上班、带小妹的人们那里汇聚而来。外地包工头的某某,家里建起了多大的房子;外地做工程的某某,开了法拉利回来,这是30出头的人们的梦想,这是他们父辈的梦想,关于荣耀或荣耀的不洁净,在两平方公里茶余饭后的火炉子上,被一次次提起。
**唠嗑**
大冷天,结束中午饭的人们,端上热茶,坐在一起聊天,脚下电热炉子替代了往年的炭火。某年某地外出打工的夫妇发现子女被杀,去年接到陌生电话说子女还活着,出钱救人,顺藤摸瓜找出了当年的狭隘的杀人者,因与夫妇的邻里矛盾向子女泄愤,今天人也终于栽了,打工夫妇早已离婚远走他乡。某年某地某远房亲戚,终日赌博,家庭名存实亡,某天山里上坟引发山火,烧了三个村子大小的山林,派出所全镇贴上通缉令,伊人逍遥到江西打工,顺便躲躲过年债。
**手机**
小学二年级的小侄子拿着我的iPhone5玩得很嗨,对各种英文版游戏上手毫无压力,Temple Run、Tiny Wings、Caveman、Swampy、神的指意、小鸟、忍者…战略类除外。
“xx比爸爸有钱”,他跟他妈妈说。
“为什么?”妈妈问。
“xx用的苹果5,爸爸用的苹果4s”。
“那你给xx做儿子算了。”
“我这有个苹果6,换你的压岁钱。”他爷爷说。
“没有苹果6。”
……
小学五年级的小侄女,班里有50名同学,13位没有手机。当然,手机是不能带进课堂的,她上初一的姐姐就只能在家里用用,导致数次在上厕所时手机掉进便池。初一生手机用来做什么?她说放假时跟同学偶尔联系,交流下作业问题。
……
去年给母亲买了台galaxy nexus,顺带安装了QQ、微信、QQ游戏、百度输入法、消钻石之类的休闲游戏。刚开始发现微信的好处时,每天下班准时给我语音,“儿子,吃饭了没?”,“儿子,下班了没?”。过年给她装了百度音乐、百度语音助手,于是发现在南方,给农村级父母安装语音识别软件是个杯具。前段时间给她发了我在唱吧录的一首歌,被她惊为天人,给我妹打电话,让伊听了一遍又一遍,于是回家又给她安装普及了一下唱吧。
除了在外玩游戏,上QQ,发微信,看天气,其他功能几乎被闲置。淘宝是个例外,在姨妈的帮助下,开始经常看淘宝,用姨妈的帐号买,给GN买的山寨大黄蜂套子就很合适。
给母亲普及互联网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比如一开始她完全不知道什么叫链接,什么是浏览器,浏览器地址栏在哪里,QQ登录他人帐号后自己的怎么找回来…于是经常出现聊QQ时,我发了链接后,提示点击链接——
“链接在哪里?”
“上面,在上面那个。”
“上面哪个?”
“蓝色的,底下有根直线的那个!”
“好吧,我再找找。”
现在,她可以自如地使用360浏览器,打开默认的百度首页,搜任何想知道的信息;可以每天下午点开PPS看电视节目;可以用QQ游戏中心打麻将、斗地主,还能偶尔浏览淘宝,托别人买个手机套、手提包。
……
表哥表妹们集会,七八个人中,有iPhone一台,GS3一台,HTC 3台,索爱1台,诺基亚2台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