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shop

盛夏归家(7.20-7.24)

在北京8年来第二次夏天回家。上一次是本科毕业无处逃,这次既是工作更换调整状态,也希望处理一些闲杂事情。

在家实际呆了4天。

7.19。一路狂奔到西站窗口取了订票,发车5分钟前终于上车。一路颠簸。经历了iPhone和Android的洗礼,老旧的黑莓早已没有三年前上网的畅快感。憋不住临时下载了微博和QQ客户端,时不时刷新看看外面的世界。午夜睡去又不断醒来,昏昏沉沉。

7.20。早六点多准点到了岳阳,到售票口买了返程票。从岳阳回到这个湘北小镇,到家已过10点。寒暄后稍作休息。晚饭后气温下降出门溜达,到伯父家坐了两小时。没碰见正主,11点多回家睡觉。

7.21。天气开始异常闷热,热浪如潮,白天无法出门。午饭后到门前联通经销店面看了番情况,有热情的导购介绍新到中兴V880。这款机器在接下来几天无数次碰见。小店主要为山寨机和正品功能机,价格在几百-1500左右。行货机器多为联通定制,赠话费。店里无法提供联通充值和开户。待了十来分钟实在太热,回家开始看电视,看裸婚时代,从第10集走起。第一次看这类应景剧集,对女主的白吃台词不太满意。

7.22。白天依旧吃饭睡觉看裸婚时代和天天向上。傍晚出来约李同学到茶吧聊店面的事情。李是方拉入伙的,高中同学,高我两届。之前做网络工程,解决方案之类,合伙创过业,后因思路差异而分手并失败,现在辞了上海工作,对我们的计划比较感兴趣。李比我早到,穿白衬衫,扎在西裤里,穿皮鞋,有乡下小老板的气象,倒十分沉稳。沟通了一番对智能手机市场的看法,在县里开店的可能性,市场大小之类的问题。约定第二天到县里踩点探市场。

聊一小时后出来给伯父电话,确认在家后打车过去。恰好他和堂哥都在。聊了些工作的事情后准备沟通开店的想法。此时伊们生意伙伴过来,一直聊生意到晚11点才走。只好一直等待。到11点多跟伯父请教了看市场、做生意的一些经历,顺道了解了生意契约、店面制度设置的一些问题。伊在当地合伙的电器超市,七八年以来已经垄断了地方市场,目前正在扩张到临近县镇。今后还会跟他有各种交道和请教。

7.23。早7点半起来到车站,天气仍旧异常闷热。和李碰面商量后,决定我先到县里,走走亲戚。晚上看情况他再过来。于是先行上车。地方上道路建设很迅速,平常1个多钟头的车程,现在一个小时就顺利到达。9点出头到姨妈家。正值周六,姨妈、姨父、表哥和他未过门的妻子——当地一个高中的老师,一家人都在。仍旧聊了在北京各种生活和工作的事情。姨妈仍旧一贯唠叨让我考博考公务员的事儿。下午无事,闲来上上网,抽了几支钻石芙蓉王。和姨父聊了过来的目的,顺道了解了当地高中生的手机使用,在表哥那了解到公务员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的智能机玩家群体,这是个很好的消息。我跟李和方沟通的时候,建议将北京水货店的销售和营销模式搬迁到地方,不直接跟各类专卖店、电信经销商竞争,也是类似目的。希望能走野路子、口碑营销,笼络到地方的这拨小圈子,低调赚钱。

晚饭后表哥带着到县里四五家卖场、店面逛了逛。有几个印象。都是行货,以功能机和山寨为主。三星、诺基亚有几款智能机,售价比水货高出几百到一千不等。在老街的一家电信经销店面发现了iPhone4和iPad2。导购对操作系统的差别有一些了解,但只是单纯跟顾客介绍系统差异。顾客有智能机购买意向,但希望知道机器能带来的实用价值,而不是停留在硬件、系统的差异层面。这些店面对于有水货购买需求的顾客,能找到外地水货商进行订货。这波电信的经销商们,才是我们的对手。不过现在看来,在营销上相对落后一些。我曾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们的文字轮播广告,不过对于水货机销售而言,是没法采取这样的手法的。

时间太晚,没法赶回家。在姨妈家歇了一晚,赶上了多少年没碰过的停电。12点多和表哥、嫂子出来宵夜,吃了玩面条和凉粉。很久没吃碱面,还是喜欢这种口感。

7.24。早九点多打车到家。10点10分就得搭上午最后一班到岳阳的车回程了。匆忙收拾了一番,10点到汽车站上车。又是一路漫漫颠簸。12点到岳阳。跟黄牛拿了卧铺票,顺手将之前买的坐票出了。到麦当劳吃饭闲坐了一个多小时,进站上车。

和来时比,回的心态平稳很多。拿Bambook看完了《行路中国》的两部分,顺手发了条微博。又开始看齐邦媛的《巨流河》,从军阀、抗日讲到内战,倒没有太多故作神秘的家族、派系传说,平淡叙述齐家对历史的参与,文风有三十年代白话文的感觉,还带有台湾文法的影子。

早10点多到了北京。碰上下雨。花10元买了把劣质伞,搭车到了军博,赶上1号线转10号,回程吃了个便饭,12点多到家。

又回帝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