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startup

这一点都不酷

laoluo

一直不觉得来汕头这件事能叫创业。在一个互联网出身的人看来,创业不是车库式的,也一定是个窗明几净小两居的商住两用式的,再不济也得是周末某个合伙人家里,或者干脆寄居在互联网上,在数据往来中搞定分工合作和输出。三两个人,捣鼓出一个产品,可以是网站、服务、硬件、软件、应用。一定要有传承,传承自海外的某个成型产品、不成型概念,一定要承接古老的中华智慧、普适的民族习惯,拿到天使、风投、A轮B轮,被报道、被采访、被演讲,顺理成章被收购或上市。

可是如果你深陷在一个不讲互联网、电商还是新事物、大部分人在做出口贸易,街边没有肯德基、电影院,没有公交站,很难打到车,更谈不上打车软件,也没有黄太吉和牛腩的地方,创业的真实面目才会颠覆你的认知。因为它一点都不酷。

是的。在初高中小学文化的土老板们眼里,电商是一件时髦新鲜事物。听说双十一走了300多亿,听说一个中型天猫店一年流水顶几个中小厂。SEO、直通车、站内优化、站外推广、社区营销……哦哦,这些好歹跟10年前手机域名、WAP网站等忽悠货不一样,毕竟产出在那里,他们对马云也推崇备至。可是这事,我们真的不太懂。这不,出口这两年不太行,我们才开始内销呢,3C都还没下来呢。

喂。你们不知道,在互联网圈里,电商快成了传统。加入某个淘宝群、天猫群,刷单永远是第一话题,一整套流程,精细程度赶上生产线了。折腾关键词、收藏量,整个点击搜索软件,瞬间推上人气榜。动态分偏低,一下午给您搞定。酷吗,土老板们看不懂,是挺酷的。有时被这么忽悠进道上,可这些小道玩来玩去,连个品牌推广的作用都没有。在有些人看来,花几十万做个天猫,不如找个跑贸易的多走几个货柜,那钱实在。

可是在互联网人看来,那是多么不酷啊。破旧的民居,堆满了各式纸箱、包装、零件,几十个工人闷头组装,头顶几把风扇吱呀吱呀,堆到房顶的成品半成品永远透不进阳光,空气里散发着纸箱和塑胶的工业味道。这个是作坊,哪能叫工厂呢。再不济的工厂也得是富士康那样的呀,应该能生产出智能穿戴设备那种级别产品的呀。啊哦,我想多了,没有O2O,没有穿戴设备,没有大数据,除了用户产品,很难找到bat的痕迹。这里跟互联网圈仿佛隔了一个次元。

于是你进来。跑了一家又一家厂,见了一个又一个长,拿了买了各种样品,谈了各种合作和进货,压下一块钱一毛钱的价格,和工人一起上上下下搬货卸货。看到变成仓库、同样散发着纸箱和成品工业味道的房间,这真的一点都不酷。需要忍受的不仅是卸下在敞亮的写字间中培养的习惯、话语、话题,乃至咖啡,还有流程断层带来的不适感。工期、账期、沟通、售后反馈…没有即时响应,没有库存,工期排不开。哦,那个,没有互联网思维。所以你要解决库存,解决供应,搭起售后维修流程,谁教人家做惯了出口呢,出口可没什么售后的是吧。你要把问题一刀解决在你这里,仅此而已。这一点都不酷。

另一个次元里日新月异,这里日升日落,工人现在做的跟去年的做的事情一样,老板们操持的业务也没有不同。倒闭的作坊和工厂很多,做一年利润不如炒一年房,可是还是在做,还是很安稳的在走。风险和安稳,这是土老板们一体两面的心态。就像走一个货柜拿一笔钱,产出和回报,就是这样。可是在互联网圈,这样的时间足够轮回出几个概念,捧红几个马++。

要学的也无非是这样。尽管它一点都不酷。

六六端午节

屈原

昨晚两点躺床上想,终有一天我也会万念俱灰,乘风归去。

这就好比女人的周期来了,绵长悠久。像南方的梅雨,稀稀疏疏,人都被化开了,迷蒙的充盈在雾气中。于是突然就消失了力气,万念俱灰了。

——————————————瘦小的orz——————————————

6号是对岸的苹果开发者日,在这岸上的6号,我们酝酿了两月的博客上线了。算起来该有两月了,从我第一次说做内部分享论坛和J回应说做知识梳理站点,中途经历了体系梳理、域名争论和空间购买,于是就诞生了这么个玩物。这天是端午节,用这岸的小动作映衬对岸的大场面,算是缅怀先人了。

今晚将出现的各种bug堪堪处理掉,才感觉到做事的不易。悲恸的是网速迟钝到每每想砸机器,欣喜的是Google分析后台中出现的个位数访问,就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终于蹒跚上路。哪怕这几个可怜的点击也是我们自己的反复操作。

伊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我说要改版,要优化,要SEO,还要内容,要美工。未来的日子,我们是家长,是鹳狸猿,是豺狼虎豹。

——————————————大脑袋的Orz——————————————

开店的事情几经折腾,终究换了几茬代理人。近来事情繁多,渠道的事情也没了催促,心想着下周沙龙后赶往深圳一趟,将余下事情了了。加上选址、开店、协议 etc.的各类事情,计划七月初就将盘子开了。

折腾的五六月,折腾的2011啊。

——————————————大屁股的orZ——————————————

于是我说好吧,假太长人会闷,恢复加班制吧。

2011五一之一

好吧,读了几篇Neo和YC的blog,觉得自己又不淡定了。

这一个月来的状态很奇妙,这一刻仿佛在云端,下一刻又跌入低谷,被各种蛊惑人心的话语和层出不穷的idea所催动。念头生长出来,便如中了毒一般疯狂不可遏抑的生长。

下午又心浮气躁,用签字笔在白板上描了各种站点架构和指标体系,又不断擦掉。想着未来的各种可能,下一刻又提醒自己,回到原点,想明白自己到底想要做个什么样的东西。就好像调整这个blog的title,mobishare还是toboyar还是kevin.tung,来回变换,像极了自己的心境和波动的纷杂念头。

现在坐在会议室里,安静极了,世贸的天阶下来来回回走动着寥寥可数的几只人。空调和电脑风扇持续低鸣,烟圈缓缓上升。做产品要问自己的心,做事也要问清自己的人。和朋友在q上聊,现在是个什么状态?边成长边蜕变的么?真一个痛苦的过程。

好吧,这大半年来,我在IR的行研有获得过什么。貌似不是季度总结那满篇的工作列表和一个没由头的奖项。或者是虚泛的研究中接触到的各色人等,和ta们在交谈中获得的各种看法和念头;又或者是繁杂的工作下学着多任务处理,还是喜欢上加班加点周末也呆在公司的感觉。总结起来,似乎就是学会了写写够装且貌似庄严的东西。这一切,和我未来想做的事情有什么关联,有多大的关系,似乎这就是痛苦纠结且迷茫的来源之一。

好吧。这是个树洞。我发现了一个好的树洞。现在起我要把刚刚活泛起来的那个念头当作一个训练,一个starup,直到把三米外的这块白板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