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worklife

嘻嘻

 部落首页背景
西
 
 pivot ——西穿——
广
 
 in88  BVpradacoach ——广使
 
 12.9  iPad Pro  keynote  in88  Pro ~~~——……
 
 soho BapeTommyEvisuI.T.Juice —— TMD ……zara mmjccp nikelevis访
 
B线线线 stussydiamondobeychampionsprayground 
 
便便便1897532chaosan2016线
 
—— Tee 湿
 
.
.
.
(完。广告时间(‘ᴗ’ )و)
这是我们的手机店铺首页▼
Notes_1462812920375 (1)
通过下面两种方式找到潮叁哦▼
Notes_1462811890771 (1)
 

11.11

又是折腾的一晚。光棍节网络效应从零点开始,小区带宽就变得各种拥堵。终于在坛子导航栏下增加了二级导航,顺带傻瓜式的调整了导航栏代码,一边刷后台更新,一边刷首页看效果。哦了,打完收工。看右下角还剩三小时电量,听着宝丽金写点东东呗。谁让Q10这个打字界面这么爽的一逼逼呢。

论坛搞了两周多了,多少有点心得。

明显能感受到跟搞科技吧的不同。同样是内容型站点,科技吧定位极小众,面向的是互联网圈内最逐新、对科技资讯敏感型用户。而在内容上,早期则倾向提供国外深度文章的翻译,对运营者来讲,具备信息敏感度、外文翻译能力是首要的。这种感觉在对比36氪等同类网站愈发强烈。曲高和寡、精力有限,都是这个站点日益荒废的原因。

建立泰坦这个论坛,是某个周三下午看各种kindle电子书站点时突发的念头。我从04年开始看网络小说,逛过大大小小的各种网站、论坛,乐意为论坛贡献自己的资源,也乐意去亲自下水玩一把。同样的,kindle开启了电子阅读器的时代,虽然不算很早,但现在搞搞适配这类阅读器的资源论坛,也不算晚。从定位来讲,这个地儿一开始就是整体偏向三俗三低的。但适配阅读器的格式,目前仍然是中高端用户的需求。好在各种手机软件也支持这类书籍格式,倒不必显得那么清高。

哦了,进入正题吧,说点儿运营感受。

从技术开始。

模版、插件之类的不是大问题。关键是如何搭配和适配论坛样式。好在有google和discuz大本营,多手动试验是王道。初期的难点在于信息架构——这有几个方面。一是内容体系。既然做电子书,我们总得有个分类框架,版块各司其职。市面上有按格式来分的,比如txt、pdf板块;也有按书籍类型走的,比如文学、社科之类。最初的想法是按格式走,但问题来了,同样的一本《三体》,有ePub、Mobi、PDF,总不能分三个版放吧,结果会极其耗费服务器空间,增加搜索难度。调整了几次最终选择了按类型划分,在发帖标题中加上书籍格式,以后出现同书不同格式的情况,可以对帖子更新。另外,内容如何划分,参考了起点和其他类似论坛的分类,暂定了小说、财经、历史之类。这些工作好做。

第二步是论坛运营上的设置。积分又是个难题,发帖、回复、精华、置顶等如何奖励;下载、违规等如何扣分。积分既有跟用户等级直接挂钩的积分,也包含金币、贡献、声望等不同身份意义的数值。什么动作导致什么分值变动,要进行细致的考虑。这有点类似于游戏中的经济系统,耗费了相当多的时间。用户获取积分容易了,会导致积分贬值,论坛内容贬值;获取困难,打击参与积极性。积分也要配套论坛任务、勋章、游戏来设置,整体激励用户。

现在可以正式出工运营了。运营=寻求资源+发帖。维持常规更新率即可。运营的一大任务是在以上技术设置的同时,制订论坛行为规范,防止规则不明误导用户。一方面在后台要对不同用户组的权限进行规定,权限与版块挂钩,什么版块只能谁发帖,发什么帖,尽量提前规定;另一方面要在全站和各版块撰写论坛规则,一是教育用户,介绍论坛主旨、升级方式、发帖方式等,二是限制用户,告知哪些行为不被允许,违规将受到什么处罚。这是逐步熟悉后台模块和各项功能的过程。

既然都规定了,我们来发帖吧。这是个累活儿,但得坚持干。还得整点儿心思,比如发这么多书,以后多了用户怎么查找检索?首页上能否方便用户来浏览和查询?既要对导航体系做优化,也要从内容上逐步整合,比如发集合贴,主动为用户制造入口。帖子再加点标签吧,方便在底部显示相关帖子,引导用户浏览时不断进入新的页面,增加点击。总而言之,慢工出细活儿。

运营还包括推广。SEO很重要,要逐步学会优化网站标签、目录、关键字,以便让百度谷歌抓取,这方面还在学习中。还要学会到各个网站发广告贴,比如百度知道、贴吧,去回答一下用户找书的问题,顺便挂上自己的链接;去豆瓣的书目讨论版块,说快来吧咱这儿有货。当然要记得豆瓣用马甲,封了正号儿就不值得了,话说哥已经被封了两个了。SNS也可以用用,暂时还没啥效果,主帖底部要搞个一键分享插件,方便用户分享到各种微博和空间,当然自己也要坚持各种分享,总之加强曝光度。

论坛正式上路了。好人要奖励,比如给个勋章啥的,想想如何多找几个勋章图标,写点文案。坏人要敢于斗争,恶意灌水要扣他分,广告马甲要封他号。有事没事发几个公告吧,告诉用户怎么玩转论坛,怎么增加积分;写几个右下角跳出栏吧,告诉用户今儿有啥活动了,快来参加我勒个去。页面的logo、字体、版块,都要考虑后续如何优化。底部加个版权声明呗,这书都别人发的,关我屁事。做论坛也不容易啊。

于是今天用户到51个了,发帖量好歹过了250,最高PV过了360,UV51。推广还是有效的,昨天从豆瓣过来的pv就有70,从百度知道过来的有39。这就是做论坛跟做科技站点的区别,增速明显要快一些。总而言之要曝光、要口碑,等用户过100、1000的时候哥再来发经验帖吧,洗洗睡哼唧。

喝茶

早上习惯到茶水间泡杯浓茶。公司的茶叶,保温杯多放点,满上一杯,苦的要死,爽的要命。

不能端着保温杯直接喝,得配个纸杯。b公司的纸杯很结实,用了一个多月,褐色的茶水渗到杯子的胶水粘合处,一直渗不透,漏不了。

—-

家乡教育水准落后。小时候大家都把音乐念作音le。音le音le,上音le课去。

教室是工农时代的老房,凹凸不平的泥土地,老旧竹篾子铺在大梁上,抬头望去破洞里黑漆漆看不到屋顶下有光。没有电灯,南方冬晨天不亮,教室里满是能烤暖双手的烛光。电扇也没有,夏天上课都是书本扇风声。没有玻璃窗,传统的木格子窗用的是混浊的半透明塑料膜,布满大小的洞,冬天得用课本遮住。小时候看到篇文章说一男人在车窗旁站着不动,乘客都很迷惑,等他下车才发现背后车窗有个洞。于是做干部在教室转圈时也梦想用后背堵住窗外的冷风,并为这样从未付诸实践的瞎想而鸡冻不已。教室外是百米稻田,田间泥路弯弯延延通往马路。稻田是游乐场,春天抓蝌蚪,秋天挖泥鳅。

小学大概还沿用了某些旧制。比如要定期上缴谷子。最后一次上缴大概是五年级,家里实在没有谷子,我大哭大闹,不敢上学,于是老妈不知从哪里买来一袋,让我带去。小学还经常有全校集体劳动——摘茶叶,捡稻穗等等。茶树矮小,里头有各种麻雀窝,绿色的蛋,抓到麻雀或捡到鸟蛋都上缴了班长。捡稻穗的时候,田也干了,泥鳅黄鳝打洞了,顺着洞口就能挖出好长一条。稻子打完,杆子砌成草垛,再冷点儿下面会藏着老鼠。过完新年,孩子们买到玩具枪,上好子弹,便能去草垛下追打老鼠了。赶老鼠要先抽草垛,稻杆子被抽成一束束扔出来,于是人也免不了被田间主人追打。

音le课是集体课,一个年级两个班一起上。课堂被挤得满满,过节似的。老师就着老式脚踏风琴,边弹边教。老师窗前有一颗米兰,小小的黄花藏在绿叶间。

后来大家逐渐纠正过来。高中某次课堂上,一个女生回答问题时蹦出音le课三个字,大家爆笑并纠正她。于是哥又想起了音le课的日子。

—-

人一旦有啥事儿了,立马祸害周围人。比如你朋友去银行了,要远离他,他要叫你办信用卡,一次办两张;他做小买卖了,让你先买一回,不带打折的;他搞网站了,整天给你发广告,让你给他带流量。你还没办法拒绝,谁叫他网站做的就是好呢?碰上事儿逼,你只好享受了。

城铁西二旗

上地十街通往西二旗城铁的十字路是条宽不过六七米的双通道,地上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下雨天这里会成为池塘,从路基一路延伸到B大厦北门方向不远。西二旗是城铁站,也是公交车始发站,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IT族和车辆会成为角力的双方。公交车在逼仄的路口集体右转进入上地东路,行人东西向在早晚呈钟摆状匆匆赶路。

步履匆匆,好像时间都被压缩了似的。公交车匆忙右转时车头愈发巨大,离行人不过半米距离,司机开始神经质地反复刹车,节奏如此快以致看不出速度减缓,看似若无其事的年轻人在这时步伐加速,一哄而散,于是人流被截断,这次角力公交车再次胜出。行人的怒火被转嫁到小车上,小车们往往很憋屈的堆积在上地东路,往南一直到百米远处的拱起。

下班的六点到七点是高峰。城铁口的栅栏起了作用,人群堆积在栅栏口,缓缓前进。青年男女们背着各式logo的背包,有百度、联想、甲骨文、神州数码,等等;还有各式自由设计风格的T恤。手机有iPhone4、诺基亚E系列、HTC、三星,摩托和黑莓不多。一群风格化、充斥着各种现代科技元素的年轻人们,在这个神奇的路口,和帝都尚在完善的郊区城市建设、道路规范自由角力。事实上貌似高端的男女们也并非愿意遵从这些尚未化成习惯的规范,更多的时候他们似乎抱着一种奇怪的你撞下试试的稍有点自暴自弃的心态和车流们相处。这是狭窄的上地路上独有的心态,在四环内的X通道上,和各种小区里老式的京城人踱步的同样狭窄的路口,都很少能感受到这种心态。

B大厦是个长条建筑,正门朝东,有一块大草坪。尽管这个大厦呈上地建筑少见的不规则流水状,但仍能感觉到科技感里头情感化设计的缺乏。无情感,这是众多写字楼群和开发区常见的状态。这种感觉在无数人从城铁出来弯弯延延分流进入这个大楼时尤其强烈,让人常想到好莱坞动作片里,某个封闭的大型实验室或社区里,来来往往的白衣工作人员。他们中很多人到头也没能认识,来来往往,形同陌路。一个人进去,就像一粒石子坠入湖泊,没荡起几个涟漪,就消失得毫无踪迹。

摊子大了只能靠制度维系,任务被层层分摊到不同部门、中心、小组,最终到达个人手里。作为无数个个人里的一只,能明显感受到这些机制对于个人的利和弊。个人从此没有必要再分饰多角,也似乎没有人再严格管控这些个人,哪怕个人突然失踪一天,除了日常合作的小组,其他人不会得知你的去向。但监管除了靠个人的内心自觉,还有赖于集体的公开化。公开化表现在每周群发的工作周报里——当周所有的大体工作内容,在抄送到群组的过程中被不同职能的人们一览无余。这是个当众被检阅的仪式,也是微不足道的每个人赖以表现自我的机会,尺度的拿捏会成为个人表现欲望、表现手法和表现技巧的良好检验。无事的时候,仔细分析邮件的内容、形式、颜色搭配,会有些微小但重要的收获。

大厦内部不允许抽烟,我曾在内网上见到因抽烟被抓现行遭通告的名单。一二层是封闭式的,三层(往上不太清楚)开始成为开放式,在中庭楼梯上去,庞大的中央空调排风扇不远,有个供抽烟的土黄色垃圾桶。有时我会跑上去在空调暖风里抽上一根。近些时日,烟越抽越淡,开始抽白色三五,偶尔抽云烟。二楼西南侧没有咖啡机,有时下午,我会在三楼烟后踱步到旁边的饮水间,打杯免费咖啡——来B公司后,咖啡也没再买过了。

食堂在地下。到一楼往中庭走,有一排人工层级式的小瀑布,沿着石阶一路往下,走过小木桥就是长条状的食堂。12点开始这里人声鼎沸,一个饭口的队伍要排十米左右。外包的食堂消费相对便宜,每个月的伙食跟国贸相比会节省1/3。不过还没发现能让人钟爱的菜品——我一贯对吃没什么高要求或喜好。食堂出来有个西餐厅,贵且量少味差,只能用来约谈聊天,顺便点些饮料小吃。再过去是健身房,中午还能见到有人在机器上小跑。

下班出来,经常能见到饭后的人们沿着大厦,三三两两的散步。草坪前头的水泥路上,经常有只白色的流浪猫,旁边摆着只一次性杯子,装着水,地上散落些猫粮,杂食。经常有一对男女朋友或两个女生在旁边喂食或围观。有时候走的很晚,猫也不见了。回头望去,大厦还灯火通明。

上帝之城

 

最近一周白天上下班地铁上,拿着bambook看吴军的《浪潮之巅》,基本是部硅谷IT发展史,从AT&T、Intel、IBM到微软、思科、Apple、HP、Moto,已经看到SUN部分了,走了一遭从半导体到硬件制造的计算机工业发展历程。好处是对大型机、小型机、微机、软件业、互联网的发展体系有了比较完整的梳理,也对各家企业的兴衰做了些事后诸葛亮的解读。之前曾在学校找过单本的企业史来翻阅,比如Sprint、Nokia之类,但工程量太大。这本书可以算做国内首部对全球IT发展梳理的相当完备的成果了。这才是价值所在。当然也有瑕疵,好比史记跟二十四史的差别,更细致的了解,还有待持续的跟踪。

晚上看上了黑帮电影。周一重温《上帝之城》,对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犯罪着了迷。之后陆续看完了《精英部队》(Tropa de Elite)I和II。上的视角是直截了当的呈现贫民犯罪的循环逻辑,精的两部曲则进一步追问犯罪的两重体系——第一部打掉了毒贩的犯罪体系,第二部追问了警察和政府腐败的外部犯罪体系,一重套一重。这类追问现在看来多少有些掉书袋子,不过把电影当作社会史来记录的手法,在黑帮电影中还是较为少见的。画面也类似上帝之城的高度曝光,充满了各种抖动的事件镜头。絮絮叨叨的旁白,倒是有些类似于昆汀的手法。与其说是部黑帮片,倒不如说是部参杂社会学批判和怀疑视角的纪录片。接下来准备把《纽约黑帮》、《人类之城》看完。当然还有《教父》,经典的片子我一贯不愿意看,似乎是怕丢失了以后享受经典的机会。

最近一段时间浓缩了很多事件,离职、回家、入职、适应,当然还有感情,etc。以致于一度出现难以压制的抑郁状态(参见上篇博文)。对于这类情绪,我不会刻意去克服,一贯的做法是休克疗法,断绝所有的社会联系,让自己放纵在抑郁的状态里,不断自暴自弃,破罐破摔,尼古丁,酒精,咖啡因,熬夜,电影,摇滚,暴力,叠加上所有负面和破坏因素,直到自己厌倦了这种心态,才走出来。小时候膝盖摔了,复原的做法不是贴膏药和揉搓,而是不断的击打,痛上加痛。老子让你痛,老子比你狠,让你丫痛到死。——这就是心理和社会事件的机械生物学童年史溯源。

哦了,效果凑合,现在好了。明天去芍药居看房,晚上有时间会写篇有关新职位和新部门的感受。

七夕杂

双井到西二旗的地铁上,要待一个小时左右。我会在劲松开始等首发的时候,掏出bambook,从头到尾。一趟大概能看40页左右。最近在看何伟的《江城》,讲涪陵支教故事,一周下来翻了2/3。《行路中国》网上找不到txt完整版,周四上chinapub买了纸版,顺手抢了本新出的《浪潮之巅》送了聂。

逐渐开始体验到电子书的好处了。bambook对pdf的支持不力,下半年决定换个3G版kindle,将大部分阅读进入电子化。

尽管早有准备,初始阶段还是甘苦自知。到这周开始,才缓缓进入了正常流程,也开始试图以一个独立的身份来观察和体验大小公司的差异。本想这篇写长点来比较一番,各种事情烦扰,等日后稍理顺再来补缺了。实际对我而言,来体验这种差异的想法大过在某些领域深造的念头,尤其开始设身处地亲身了解自己在制度内的角色的时候。

晚上看了哈7。在高中时曾托姨夫从长沙带回了已出的前四部,大学时才开始看电影,但也只到第四部为止。总而言之,除魔戒这种标准的西方魔幻外,我对元素参杂过多的哈系列还是无爱,哈系列该叫奇幻了。3D效果也让我多次想一遍遍擦UME的镜片。

盛夏归家(7.20-7.24)

在北京8年来第二次夏天回家。上一次是本科毕业无处逃,这次既是工作更换调整状态,也希望处理一些闲杂事情。

在家实际呆了4天。

7.19。一路狂奔到西站窗口取了订票,发车5分钟前终于上车。一路颠簸。经历了iPhone和Android的洗礼,老旧的黑莓早已没有三年前上网的畅快感。憋不住临时下载了微博和QQ客户端,时不时刷新看看外面的世界。午夜睡去又不断醒来,昏昏沉沉。

7.20。早六点多准点到了岳阳,到售票口买了返程票。从岳阳回到这个湘北小镇,到家已过10点。寒暄后稍作休息。晚饭后气温下降出门溜达,到伯父家坐了两小时。没碰见正主,11点多回家睡觉。

7.21。天气开始异常闷热,热浪如潮,白天无法出门。午饭后到门前联通经销店面看了番情况,有热情的导购介绍新到中兴V880。这款机器在接下来几天无数次碰见。小店主要为山寨机和正品功能机,价格在几百-1500左右。行货机器多为联通定制,赠话费。店里无法提供联通充值和开户。待了十来分钟实在太热,回家开始看电视,看裸婚时代,从第10集走起。第一次看这类应景剧集,对女主的白吃台词不太满意。

7.22。白天依旧吃饭睡觉看裸婚时代和天天向上。傍晚出来约李同学到茶吧聊店面的事情。李是方拉入伙的,高中同学,高我两届。之前做网络工程,解决方案之类,合伙创过业,后因思路差异而分手并失败,现在辞了上海工作,对我们的计划比较感兴趣。李比我早到,穿白衬衫,扎在西裤里,穿皮鞋,有乡下小老板的气象,倒十分沉稳。沟通了一番对智能手机市场的看法,在县里开店的可能性,市场大小之类的问题。约定第二天到县里踩点探市场。

聊一小时后出来给伯父电话,确认在家后打车过去。恰好他和堂哥都在。聊了些工作的事情后准备沟通开店的想法。此时伊们生意伙伴过来,一直聊生意到晚11点才走。只好一直等待。到11点多跟伯父请教了看市场、做生意的一些经历,顺道了解了生意契约、店面制度设置的一些问题。伊在当地合伙的电器超市,七八年以来已经垄断了地方市场,目前正在扩张到临近县镇。今后还会跟他有各种交道和请教。

7.23。早7点半起来到车站,天气仍旧异常闷热。和李碰面商量后,决定我先到县里,走走亲戚。晚上看情况他再过来。于是先行上车。地方上道路建设很迅速,平常1个多钟头的车程,现在一个小时就顺利到达。9点出头到姨妈家。正值周六,姨妈、姨父、表哥和他未过门的妻子——当地一个高中的老师,一家人都在。仍旧聊了在北京各种生活和工作的事情。姨妈仍旧一贯唠叨让我考博考公务员的事儿。下午无事,闲来上上网,抽了几支钻石芙蓉王。和姨父聊了过来的目的,顺道了解了当地高中生的手机使用,在表哥那了解到公务员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的智能机玩家群体,这是个很好的消息。我跟李和方沟通的时候,建议将北京水货店的销售和营销模式搬迁到地方,不直接跟各类专卖店、电信经销商竞争,也是类似目的。希望能走野路子、口碑营销,笼络到地方的这拨小圈子,低调赚钱。

晚饭后表哥带着到县里四五家卖场、店面逛了逛。有几个印象。都是行货,以功能机和山寨为主。三星、诺基亚有几款智能机,售价比水货高出几百到一千不等。在老街的一家电信经销店面发现了iPhone4和iPad2。导购对操作系统的差别有一些了解,但只是单纯跟顾客介绍系统差异。顾客有智能机购买意向,但希望知道机器能带来的实用价值,而不是停留在硬件、系统的差异层面。这些店面对于有水货购买需求的顾客,能找到外地水货商进行订货。这波电信的经销商们,才是我们的对手。不过现在看来,在营销上相对落后一些。我曾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们的文字轮播广告,不过对于水货机销售而言,是没法采取这样的手法的。

时间太晚,没法赶回家。在姨妈家歇了一晚,赶上了多少年没碰过的停电。12点多和表哥、嫂子出来宵夜,吃了玩面条和凉粉。很久没吃碱面,还是喜欢这种口感。

7.24。早九点多打车到家。10点10分就得搭上午最后一班到岳阳的车回程了。匆忙收拾了一番,10点到汽车站上车。又是一路漫漫颠簸。12点到岳阳。跟黄牛拿了卧铺票,顺手将之前买的坐票出了。到麦当劳吃饭闲坐了一个多小时,进站上车。

和来时比,回的心态平稳很多。拿Bambook看完了《行路中国》的两部分,顺手发了条微博。又开始看齐邦媛的《巨流河》,从军阀、抗日讲到内战,倒没有太多故作神秘的家族、派系传说,平淡叙述齐家对历史的参与,文风有三十年代白话文的感觉,还带有台湾文法的影子。

早10点多到了北京。碰上下雨。花10元买了把劣质伞,搭车到了军博,赶上1号线转10号,回程吃了个便饭,12点多到家。

又回帝都。

牡丹亭外

你是觉得江湖离不开你,还是你离不开江湖。下午在知乎上看到这句话,很奇怪问题内容却跟产品有关。

江湖久远。谈江湖一般是洗手或洗不了手的时候。还有一种叫人就是江湖,这是洗了手也没有用。

这是影视剧对江湖的想象,成功洗手的永远是一小撮。大多数人,有混有还。

那晚在办公室,放下外卖关掉了天天向上,突然像做了场梦。好像开始游离在落地窗外,身在此处,心不知何往,魂已没了。

终归递出了辞呈,也陆续和C、B、M、H交换了看法。是的,从业本身就是个不断自明和自我寻找的过程。一直在寻找内心的驱力,有可能是个产品人,有可能是生于华强北、死在中关村的商人命,也有可能走上创业的不归路。我坚信自己的小农意识,保守心态,患得患失。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也没有什么不可承受。至少现在,我能暂时看到,分析师,行业研究,终归不是自己愿意承担的角色。

我本能的拒绝包括公司在内的制度,似乎从来只是因为自己没有驾驭的能力和机会。有些时候在顺境里会处在一种掌控的虚假感中,那种拒绝并未出现。某天我会尝试,最终超脱。所以夸口说会去流浪,满脸皱纹,满头白发,有马尾辫,有吉他,有破旧的二手皮卡。以一个虚假的理想寄存一个久远的江湖梦想。写歌的人假正经啊,听歌的人最无情。

现在整理一年来的邮件,却发现无论如何无法找到10月份之前那段实习的记录,所有的邮件都销声匿迹,直接过渡到正常的状态。不久,这些信件和这段生活也都会远去。这一年里,我也经历了数次离别和感伤。这一次角色换成自己,仍感甘苦自知。好在这些人和影仍然历历在目,从未离开。

虾米上,陈升唱《牡丹亭外》,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你看你,非要用假正经来装点,又何必怨念听众的无情呢。偏偏你假正经的这么直白,直白到在词里写人生念情人,明明是没法假,装作假。还不如陈志朋的翻版《Monica》来得有诚意。Thanks Monica,谁能代替你地位。

从一个江湖到下一个江湖。

再会,艾瑞。

再会,Cindy。

【科技吧】6月第四周记事(记一次难忘的被墙经历)

以下是6月第4周(6.27-7.3)科技吧运营数据:

491 访问次数

392 绝对唯一身份访问者人数

930 浏览量

1.89 平均浏览量

00:03:28 网站停留时间

65.17% 跳出率

73.32% 新访问

本周数据大幅下滑。一是自己无法抽身管理,二是中途两天网站第一次被墙。记录如下:

  1. 周三(6.29)早2点突然发现主页无法访问,主机的cPanel后台也无法进入。到主机群中留下第一条言“cpanel都进不了了”。进入Goddady(域名商)后台发现techba.net后出现Change Suggestion字样,反复折腾,在主机群留下第二条言“问下Goddady的域名出现Change Suggestion,无法访问。该怎么解决呢? ”,后来才发现是个恐吓性广告,让老子掏钱解决问题的,不影响使用。
  2. 问题在哪?带着疑问我睡去了。
  3. 早8点起来,仍无法访问。ping不通。决定freegate翻墙试试,于是上去鸟。翻墙状态可以ping通。在群里留下第三条言“杯具了,Goddady的域名我翻墙才能访问了。。”
  4. 于是在群里呼唤大家测试各地访问状态,得知除北京、深圳外,均可正常访问。顺带跟群里人探讨了下域名取名技巧。
  5. 于是这不是俺的问题了。到国内某主机论坛的Goddady版发现已经闹开鸟。由于两个NS被墙,一片儿网站无法解析。反复刷屏才确定可用的NS,并调整了Goddady后台设置。
  6. 之后等待半天,到晚上,终于可以正常访问。中途论坛刷版无数,Wopus提问1个,QQ好友/群提问和邀请测试无数。
  7. 墙的光辉照耀了我。